沪上“体育公园”变身高尔夫球场 长园集团股权之争或现"三国杀"

作者 全讯网首页 来源 二手房资讯 浏览 发布时间 2018年12月01日

东庄海岸高尔夫俱乐部入口(1月28日摄)

  李嘉诚退了!郭广昌来了!

  5月28日,长园集团(600525,前收盘价9.14元)突然宣告被举牌,沃尔核材(002130,收盘价9.07元)及其一致行动人犹如“程咬金”般杀出,宣布持股比例已达5%。然而仅过了一天,长园集团宣布股东欲转让股权并停牌,市场立时议论纷纷,猜测受让方的身份。

东庄海岸高尔夫俱乐部的球童在球场上工作(1月28日摄)

  一方面是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11个部委联合发文整治清理高尔夫球场,而一方面,违规高尔夫球场仍在大开营业之门。

  入会费达146万多元,占地达2700亩,审批以“体育公园”的名义打擦边球。这是记者近日在沪郊东庄海岸高尔夫俱乐部采访时了解的情况。

  豪华高尔夫球场违规经营

  消费者有国企高管和官员

  东庄海岸高尔夫俱乐部位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北侧,毗邻上海浦东机场自贸区,距离在建的迪士尼度假区约20公里,一旁即是磁悬浮和地铁线2号线路。在用地紧张的上海,该球场占地竟达到2700亩,拥有36洞标准场地,并承办多次赛事。

  据了解,该球场实行会员制。一位姓汪的经理介绍,入会费单人为146万多元,双人为298万元。不过,上百万元的会员费买的只是入场券,每位会员每次可携带3位嘉宾,会员与嘉宾的消费要另外支付。

  记者看到,球场除草坪之外还有小桥流水、林荫大道,光是球场中央的人工湖就有3个以上,犹如一个放大版的私家花园。每位会员打球时,身边有球童、教练和开电瓶车的工作人员陪同。

  奢华的球场谁在消费?记者周末采访发现,即便是天气寒冷的腊月,前来打球的人仍超过20位,停车场一度紧张,多辆豪车只能路边停靠。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多是私营企业主,当然也有个别国有企业高管和政府官员以企业嘉宾的身份受邀前来。

  汪经理说,球场身处机场附近有很多地理优势,不少会员都是直接从机场接“各地朋友”过来消费,球场也会保护好嘉宾的隐私。只要提前打好招呼,工作人员将只会登记姓氏,不会索要更多信息。“如果让某些国企高管、相关负责人跟老板打声招呼,会员费还能打折。”

  然而,这么一家公开且奢华的球场,实际上却并不具备经营高尔夫球项目的资质。根据上海市工商局的登记资料,球场经营方东庄海岸(上海)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85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体育运动项目的策划与经营,体育赛事的策划,绿化工程等。

  记者从上海市工商局了解到,经过正规注册的高尔夫球场必须写明“高尔夫球项目”,否则就涉嫌超范围经营。

  审批打“体育公园”之名 建设行“高尔夫球场”之实

  那么,东庄海岸究竟是一家怎样的企业?究竟何以有这样的胆量“违规经营”?记者调查发现,东庄海岸的法定代表人罗锦潮是高尔夫球界的“风云人物”。他不仅与违规用地被查的北京清河湾高尔夫俱乐部“息息相关”,2007年他还在北京成立北京奥园体育俱乐部有限公司。而奥园高尔夫俱乐部2011年曾被媒体曝光:“奥园工作人员透露,这一高尔夫球场是在发改委以绿化用地、体育项目名义通过审批的,营业执照上登记的是‘体育俱乐部’,建设用地是向附近村里租赁的,租期50年。”

  早在2004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要求暂停新的高尔夫球场建设并清理已建、在建的高尔夫球场项目。这是我国首次对高尔夫球场建设下达“禁令”,至今都未松动。2006年起至今,国家将高尔夫球场纳入《禁止用地目录》。而上海更是从1999年起就不再审批高尔夫等建设用地项目。

  据了解,东庄海岸高尔夫俱乐部一期工程于2009年11月正式开工,2010年10月试营业,经营公司成立于2011年,均在这禁令后。那么,该球场又是如何建设起来的?

  汪经理称,公司当初跟国土部门申报建设用地项目时用的是“体育公园”的名义,打的是“擦边球”。俱乐部官网一篇建设回顾文章也写道:“根据当时市政建设规划,这块土地要被建成一个体育休闲绿地。作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城市环境优化配套工程中的一项,东庄海岸俱乐部一期工程在这一年(2009年)11月正式开工。”

  记者从球场所在的浦东新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了解到,该地块属于上海机场集团,被租赁给了东庄海岸公司。项目则属于“市批项目”,区规土局没有任何交接和备案的资料。

  记者就此事采访上海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相关负责人拒绝出示批复件。根据规定,此类建设用地的批复要在官网上公开。但是,记者登录其官网,却没有看到相关批复件。

  该局一位魏姓负责人告诉记者,国家多部委清理高尔夫球场有四类要求,分别是取缔、退出、撤销、整改,东庄海岸球场属于“整改范围”。

  据了解,2014年7月1日,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中央11个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落实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记者了解到,四类要求是针对不同性质的违规球场,其中“整改”针对的是经过政府审批但违规运营的球场。

  在球场北侧,记者看到一个已衰败不堪的体育休闲公园,园外唯一的道路被路障隔开,园门口饲养着骆驼,园内养着鹿和羊。一位饲养员告诉记者,这边平日不对外开放,动物则是高尔夫球场老板养了食用和观赏的。

  记者发现,这个不对外开放的所谓公园除了承担着审批之名外,还是东庄海岸高尔夫球场的备用建设用地。园内同样建有高尔夫场地,但无其他体育设施。此外,公园深处还有一在建工地,为高尔夫球场的配套酒店,结构已接近完工。

  多地“曲线审批” 国家禁令屡遭突破

  国家近10年来多次出台整治高尔夫球场的禁令: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暂停高尔夫球场的开发建设;2011年,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11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全国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在规范高尔夫球场建设的意见出台前,各地一律不得擅自批准和开工建设高尔夫球场项目;2014年7月又再次发文。

  然而,明令之下,高尔夫球场的建设仍屡禁不止。据不完全统计,2004年中央发文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时,全国的高尔夫球场数量不到200家。经过10年,这个数字已经超过600家。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其中大部分球场在土地项目申报时往往并不打高尔夫球场的名义。“曲线审批”主要有以下三类典型方式:

  ——借口举办重大赛事。如广州九龙湖高尔夫球会下的国王球场。该球场作为亚运会高尔夫比赛备用场地和媒体中心于2008年开工,2011年7月,国王球场开始试营业,但未经国土部门批准,擅自占用土地建设达1732.05亩。记者获悉,去年底,该球场已停止营业。

  ——借口建度假村。如湖北咸宁旅游新城高尔夫球场。该球场位于咸宁市旅游新城,周边包括酒店和旅游景点等设施,这座球场也借此机会建设起来,被湖北省相关部门列入取缔名单,记者去年底获悉,该球场已改为网球场对外营业。

  ——借口建绿地公园。如上海南公馆高尔夫俱乐部,位于上海市东郊,地块原先的用途是绿地,却擅自经营高尔夫球场,于去年底被相关部门取缔。

  然而,耍着同样把戏却至今相安无事的也不在少数。除了东庄海岸之外,位于吉林长白山旅游度假区的高尔夫球场也未受影响。该球场是当初以冬奥会滑雪项目进行用地审批,然而实施中却是滑雪、高尔夫两季轮流经营。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虽然清理高尔夫球场是中央的要求,但具体落实的还是地方的职能部门,而当初审批的也正是这些部门。因此,可能存在选择性执法,甚至不排除执法者与违法经营者沆瀣一气。

  根据记者调查,中央相关部委两次发文要求清理整治违规球场,与东庄海岸高尔夫球场性质相同且同在浦东新区的南公馆已被取缔,但东庄海岸高尔夫球场却只在“整改”范围,“安然”运营至今。不仅如此,“整改”之下,球场继续大兴土木,建设配套酒店,会员费还从2014年的133万元涨到如今的146万多元。

  华东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高恩新认为,必须警惕“整改”只是罚钱了事,对于审批、监管不力的相关部门应坚决追责。

  5月31日,谜底终于揭晓,复星集团以及藏金壹号将接手李嘉诚旗下长和投资手中所有长园集团股份。由此,资本大鳄郭广昌掌舵的复星集团所持长园集团股份将达5%,正式举牌。鉴于长园集团高管层、沃尔核才及其一致行动人、复星集团三方围绕上市公司控股权的表态,一场“三国杀”可能即将上演。

  复星集团举牌长园集团

  长园集团公告显示,公司股东长和投资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长和投资)分别与上海复星高科技 (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复星集团)、深圳市藏金壹号投资企业 (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藏金壹号)签订了《股份转让合同》,长和投资将其持有公司的4971.39万股股份 (占公司总股本5.76%)分别转让给上述两家企业。

  此次转让中,复星集团受让2200万股 (占公司总股本2.55%);藏金壹号受让2771.39万股 (占公司总股本的3.21%),转让价格均为每股9.10元,总价分别为2亿元、2.52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复星集团及藏金壹号不存在关联关系,亦不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复星集团其实早已埋伏进入长园集团,转让完成后,复星集团持有公司股份4317.55万股,占总股本的5%,达到举牌线;藏金壹号持有公司股份2771.39万股,占总股本的3.21%。

  根据之前公告,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深国投)持有公司6.24%的股份,是公司第一大股东,沃尔核材及其一致行动人则持有5%股份与复星集团不分上下,有望分列二三位。不过鉴于华润深国投很可能继续减持并最终退出,长园集团的股权结构将变得更加复杂。

  股权交接连遭搅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长园集团当前正处于前任一、二股东持续减持欲退出、公司高管携手PE准备以定增“接班”的背景之下。

  之前,长园集团曾发布过一份增发方案,发行对象为创东方拟筹建和管理的股权投资基金。其中,长园集团及子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核心人员拟参与该股权投资基金的认购。

  今年4月12日,包括公司董事长在内的众多高管,与拟参与长园集团定增的创东方长园一、二、三号投资企业签署一致行动协议,若定增完成,则上述一致行动人将合计持有16.19%的上市公司股份,将很有可能成为长园集团第一大股东。

  但是定增尚未成行,长园集团就遭遇沃尔核材及其一致行动人的举牌拦截。沃尔核材虽表示举牌是出于股权投资,但是却提到了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的可能。而且根据沃尔核材发布的公告不难发现,公司拟使用不超过3亿元资金进行长期股权投资,用于购买长园集团股票。考虑到举牌时,沃尔核材仅购买了36.36万股,不难想象沃尔核材后期仍有较大的增持空间。

  文/图 据新华社

  如今,资本巨鳄郭广昌又“抢滩登陆”。从持股情况来看,复星集团早已派出先头部队进入长园集团,虽然此次从长和投资处仅受让了2.55%的股份,但是合计持股数已达5%,已顺利举牌上市公司。从时间来看,复星集团显然也早有准备。

  从目前长园集团的情况来看,虽然长园集团高管团队早已谋划 “接班”,但是搅局者沃尔核材以及复星集团显然早有打算,三方人马齐聚,未来长园集团的控股权将何去何从?《每日经济新闻》将继续关注。  每经记者 宋戈

本文由阳光在线http://www.kmfcw.net/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注明:文章均为南阳门户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biboshi.cc/esfzx/32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