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族MX3库存致资金链断裂逼黄章融资? 互联网医疗照进现实

作者 博彩网址 来源 天气 浏览 发布时间 2019年01月24日

魅族MX3库存致资金链断裂逼黄章融资?

  今年对于魅族来说,是一个并不寻常的开始。作为家族企业的魅族,开始设立期权奖励制度,一向对投资人抱有巨大敌意的创始人黄章, 180度大转弯的高调表示要寻求资本方的帮助,并表示重新“回到”公司上班。

  本报记者 刘乐平

  刚刚开业的乌镇互联网医院这两天成为与会嘉宾的一个参观热点,并受到高度评价:“乌镇互联网医院是‘互联网+医疗’的卓越代表,也是乌镇在首次世界互联网大会之后产业转型的一个成功典范。”

  对于黄章的高调,外界的解读并不完全如黄章所言是因为“更好的发展”,据深圳供应链方面的人士透露,魅族的旗舰产品MX3,销量远远没有达到预期,积压了巨大库存导致魅族资金链出现了严重问题。

  魅族MX3自2013年9月初发布,至今刚刚经历半年的市场考验,却已经连续两次降价。此前为迎接新年,魅族MX3曾进行过大幅降价,16GB MX3降至2199元,距离本次降价,时间并不算长。

  在手机行业,新产品发布之前,上一代产品降价让路是通行的方法,但是在没有新品上市的时候,让主打产品降价,往往是迫不得已的行为。有业内人士也对魅族的降价行为表示了怀疑:这并不单纯是为了拉拢投资方的表态行为,而是MX3的销售又没有达到黄章的预期。

  熟知供应链的人明白,在巨大的库存积压面前,产品降价甩卖,让损失减少到最小是必然的选择,否则引起的雪崩效应会让企业承受巨大的损失,没有深厚资本支撑的企业更是会出现资金断裂,全线崩盘的后果。

  一位熟悉魅族的通信业人士指出,黄章擅长包装自己,制造话题营销,但是对市场的判断能力非常欠缺,这也能解释为什么魅族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库存积压被迫将现任主力降价甩卖。

  在2013年的下半年,魅族已经经历过了一次库存危机,其2012年底发布的旗舰机型MX2,在2013年第二季度结束时,库存积压高达60万台,也正是这一次的甩卖,让黄章家族承受了很大的经济损失,所以MX3被黄章视为翻身之战,不料却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急于寻求投资的黄章,今年再不敢说“不喜欢就滚”的暴力语言,也不继续在论坛上公开辱骂投资方, 2月12日,格力管理层人员造访魅族办公室,并被魅族高调宣传,加上之前魅族科技官方微博频繁示好格力,业内一度认为是格力要投资魅族。

  这一投资消息并没有得到格力方面的确认,但是可以看出的是,黄章在努力的包装魅族的成绩以及愿景,以达到吸引投资方甚至少部分股权换来高额投资的目的。黄章曾在2013年10月在魅族的BBS里说:魅族目前每月销量在30-40万部,所以有媒体据此推算魅族在去年的整体出货量很有可能在500万台以内。

  但华南供应链方面的人士却私下透漏,30-40万部仅仅是MX2刚开始降价甩库存时的峰值,实际上魅族在2013年的出货量为200万台以上,不足300万台,这成绩中还要包括上百万台的MX2。这与媒体推算的乐观结果相去甚远。

  有媒体指出,黄章表示计划的融资额度是10亿人民币。一般员工的期权池在10%-20%区间。也就意味着,此次融资魅族的估值在50亿-100亿人民币区间。换算成美元,是8亿-17亿美元区间。但是这个数字,是建立在黄章500万台的故事基础上的,尽管魅族方面对其年销量一再讳莫如深,人们仍然能从供应链处知道实际区间。

  作为乌镇互联网医院的合建方,刚刚完成3.94亿美元融资的微医集团(前身为挂号网),现已成功进入互联网医疗领域“独角兽”行列。这家总部位于萧山杭州湾信息港·中国健康智慧谷的创业企业,成长迅速,人员也在短短几年内极速扩张到超过1000人。

  背后的操盘手,正是廖杰远——微医集团创始人兼CEO。他告诉记者,过去几年,微医集团主要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通过互联网把医院窗口外移至手机端,形成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就医流程优化体系。借此,挂号网与全国27个省份1900多家重点医院建立了信息系统的深度连接。其中,三甲医院的接入率达到70%,汇聚了20万名医生资源。

  第二件事,在团队医疗方面的探索。借助微医APP这一平台,通过互联网去均衡医疗资源的配置,也就是分级诊疗。把顶级医院资源和专家经验下沉,把基层医生的服务能力和患者满意度显著提升,希望以此弥补当前医疗体系的缺陷。

  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召开前夕,互联网医院横空出世,并于日前开出“第一张互联网医院电子处方”,这一新闻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建设互联网医院,这是微医集团正在做的第三件事。

  时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在神州大地上激流涌动。廖杰远忍不住感叹,“创业的大时代来了!”而鲜为人知的是,在创业这条路上,他已经走了很久、很远。

  廖杰远是国内智能语音领域内的一流专家,创办挂号网之前,已是一个资深创业者。早在1998年,他就出任国家“863”智能计算机成果转化基地天音软件公司总经理。1999年,廖杰远及其团队独立推出了第一台智能语音电脑“天音I代”。2003年,廖杰远开始担任北京无限商机有限公司总经理,他开始尝试着把语音识别应用在PC 、电信、无线网络上,并打通互联网、电话网与移动网络之间的壁垒。

  这些经历让当时三十出头的廖杰远成了中国智能语音识别行业的“元老级”人物。这时,他决定自主创业,于是有了中国绿线。几年后,该项目发展受挫,创始团队谋求转型,创办了后来的“挂号网”。

  从个人经历来看,廖杰远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连续创业者”。创业机会那么多,为何选择进入医疗领域?据廖杰远的创业搭档说,当年一起商量创业做什么时,两人在纸上写下各自所认为需求大、问题多的领域,购火车票和医院挂号双双“入选”,最终后者做成了,这就是现在的微医集团。

  对于医疗领域,技术专家出身的廖杰远是一个十足的门外汉。不过因为对技术的理解,他对如何运用互联网工具有着深刻的理解。他认为,中国医疗的核心症结在于,医疗资源的配置不均衡。而互联网医院的实质就是借助互联网这一工具,优化和重组医疗资源。

  乌镇互联网医院就是这一理念的最新实践。“我们和政府研讨这个互联网医院的时候,知道会有很多的冲撞,但最后的结论都是鼓励支持,因此我们可以乐观地展望,当互联网和医疗真正握上手的时候,未来3年内互联网医疗领域一定会出现营收过百亿元的公司。”

  互联网和医疗间的玻璃门正在逐步打开。廖杰远说,“当痛点积聚到一定临界点的时候,当技术成熟到一定的时候,政策迟早会打开一条小缝隙,这可能就是互联网医疗行业的机会所在。”

  业内人士表示,因为魅族是一个家族企业的小众品牌,所以库存压力对于黄章来说是十分巨大的,能否顺利融资,取决于魅族的真实出货成绩,更取决于魅族能否消化掉此次库存,否则,魅族与资本方的谈判,更像一种求人救命的举措,是毫无主动权的城下之盟。

  这个机会越来越近了。乌镇互联网医院第一张互联网医院电子处方,是由浙医二院院长、心血管专家王建安在自己办公室开出的,来复诊的患者通过网络接受远程视频会诊。这张处方单背后“隐藏”的事实是,一家虚拟的网络医院,连接了全国的医疗专家和患者。

  一个投资不大的互联网医院,可以撬动全国医患资源。按照廖杰远设计的思路,如果推进顺利,轻资产的互联网医院将变成虚拟的全国分诊中心,未来不仅可以调度患者在不同医院间分诊,倘若再嫁接上医疗险、医药电商和电子健康档案,一个隐形的超级健康管理机构呼之欲出。这家没有自己医生的医院,却有可能成为最大的医院。

本新闻转载于百家乐官方网站http://www.huayimeirong.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转载注明:文章均为南阳门户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biboshi.cc/tq/3682.html